您當前的位置:首頁 > 市政公用

未來十年的各個城市發展,無非看現在誰更能“吸血”

來源:中國智能建筑協會

    2018年初,國內城市“搶人大戰”日趨激烈,各地優惠政策一個比一個勁爆,可以說除了北上,其余城市“落戶難”已成往事。

    有人說,這是一個“大吸血時代”。全國人口增量有限甚至開始下滑,各市只好去搶占別人的人才。

    搶人才,就是搶發展,搶未來。

    在這個你爭我奪的時代里,不同城市搶人時都有哪些心里話呢?此前的文章里,我們盤點了重慶、上海、北京、成都、天津,讓我們繼續按照城市常住人口排名的順序,來往下聽一聽。

    廣州

微信圖片_20180320093231.jpg

    我是廣州,中國經濟最強省的省會。

    *各城市常住人口數據來自當地當年國民經濟與社會發展統計公報,2010年數據來自第六次人口普查結果。

    莫說什么2017年深圳GDP超過我了,廣東的驕傲就是我的驕傲,深圳、佛山、東莞、惠州……發展好了我都開心。

    粵東、粵西、粵北,看到上一句你們心里可能有情緒,覺得好處都讓粵南占了。聽大哥一句話:均衡發展的主體終究是人,不是地方,區位因素決定了珠三角機遇更多前景更好,大家就來一起建設大灣區啊。

    “泰山不讓土壤,故能成其大。”歡迎全省、全國的朋友,北京上海疏解出的人口,東三省離鄉打拼的人口,福建省新鮮美味的人口,來廣東什么機會都有。

    我不敢放言未來十年廣東經濟還是最強,但你看2017年數據,全國新增737萬人,單單廣東常住人口就新增170萬人(其中廣州+深圳新增107.5萬人),占了23%。而第二強省江蘇僅新增30.7萬人,平心而論,怎么追啊?

    至于廣州自己,同是一線城市,落戶難度比北上低太多了吧?政策不逐一列舉,只說一例:夫妻投靠落戶,廣州是持結婚證兩年即可,上海是持證十年……

    畢竟,我的人口目標是2020年不超過1800萬,還有350萬增長空間呢。

    再次向全國朋友表示歡迎,“我哋大家/用艱辛努力寫下那/不朽‘珠江’名句”。

   深圳

微信圖片_20180320093241.jpg

    我是深圳,中國最年輕的城市。

    這個年輕不是說建市最晚,而是說人口平均年齡最低:60歲以上人口比例,深圳只有6.6%,相比之下,上海超過30%。(不要拿2500人的三沙市反駁我)

    QQ大數據發布的《全國城市年輕指數報告》中,深圳也已連續兩年蟬聯冠軍。

    另外,我替廣州大哥補充一點:眾所周知,2016年全面放開二孩,當年全國出生1786萬人,這個數字到2017年居然降了,也就是說,中國已經跨過了人口增長的頂峰。

    但這個說法不適用于廣東。

    2015年,廣東出生120萬人;2016年全面二孩,出生129萬人;2017年,出生151萬人——你看,生孩子還是要靠年輕人。老齡化城市,放開二孩也來不及了。

    創新,同樣要靠年輕人。深圳成為一座國際創新城市,高新產業持續興旺,年專利申請量和授權量全國地級市第一,不是沒有原因的。

    至于為什么會有這么多年輕人?因為深圳作為一座移民城市,一直對外來人口很包容啊,學歷落戶、社保落戶、積分落戶早已有之,不是等到這兩年才放開。

    什么你說房價高?畢竟是一線城市嘛,畢竟是移民熱門嘛,大家都想來,房價難免高漲。再說還可以申請安居房和人才住房補貼——我也想讓大家在創新創業之余,少一分顧慮。

    武漢

微信圖片_20180320093247.jpg

    我是武漢,中部的國家中心城市。

    本來挺大的名頭,奈何前面出場的兄弟城市名頭更大,搞得我好似平平無奇。

    就先不和你們一線城市一爭雄長了,擺在我面前的問題簡單而務實:武漢有那么多高校,怎么才能讓它們的畢業生留下來?而不是北上、南下、隨大江東去?

    一陣抓頭發之后,總算想到了一些辦法:大學生零門檻落戶,而且能以低于市場價20%買到安居房、租到租賃房。

    房價折磨人啊,我懂你們。就從這里作為突破口,今后五年籌建56萬套,目標是“留下百萬大學生”。

    別說,一年下來,這招還真有用。2017年,大學畢業生留漢就業創業30.1萬人,落戶14.2萬人,分別是上年的2倍、6倍,真是讓人喜滋滋。

    每一個區域都需要它的中心嘛,我也不好高騖遠,先把華中的中心地位坐穩了,再看有沒有機會成為互聯網產業新一極。

    蘇州

微信圖片_20180320093252.jpg

    我是蘇州,代表中國經濟第二強省來說一說。

    你問為什么不是南京?沒辦法,論經濟總量和人口總量我都排在他之前,現在江蘇被廣東點到了,我先來撐撐場子。

    廣東說的問題確實存在,我不想回避。從已公布的2017年數據來看,全國新增常住人口最多的城市是深圳,其次是廣州,再次是杭州,而南京僅新增6.5萬人,我蘇州僅新增3.6萬人。

    整個江蘇加總的新增常住人口,還不及一座廣州,勉強超過杭州而已。作為一個經濟強省和先進制造業基地,此景令人憂心。

    我是很想帶一波節奏,吸引人才前來的。論創新能力,蘇州也是強項,連續幾年專利申請量和授權量僅次于深圳;論落戶難易,蘇州的學歷落戶、積分落戶、房產落戶初始門檻就不算太高。

    可是在最新一波搶人大戰里,我的位置有點尷尬,不好再放什么大招。畢竟在2016年國務院批復的《蘇州市城市總體規劃(2011-2020年)》里,我的2020年人口目標是1100萬。

    目前還有三年,增量空間32萬……

    好在南京的余裕比我多些,有特大城市定位,人才落戶新規也是人氣爆棚,還是蠻為他高興的。等到他出場的時候,自己來講吧。

    你問怎么不內斗了?現在全國你爭我奪,不是內斗的時候。

    鄭州

微信圖片_20180320093258.jpg

    我是鄭州,中部的國家中心城市。

    武漢想坐穩華中中心?不好意思,我不答應。既然國家定義了兩個中心,那華中就是兩個中心——如同華南是雙中心,西南是雙中心那樣。

    我承認,現在鄭州與武漢相比,實力是弱了一丟丟,可是中原城市群歷來抱團作戰,尤其是我將要和開封、新鄉、焦作、許昌建立的鄭州大都市區,和武漢都市圈相比,恐怕還略勝一籌哦。

    不過,武漢的發展模式也啟發了我,在這個大吸血時代,中等省份追求省內均衡發展,結果很可能是一省皆輸,沒有一座城市能夠拿出來和別省抗衡。所以我還是要把自己這張名片打造好。

    河南一直不缺人,但人一直在往外走,同時河南一直缺少名牌高校,這是我心里的兩大痛處。我的落戶政策,也是從這兩處入手。

    中專以上畢業生零門檻落戶,不同學位三年內給予不同標準的生活補貼,博士碩士和“雙一流”高校本科畢業生給予購房補貼,可以說誠意滿滿了吧?

    這兩年,河南終于走在了上升勢頭里,經濟增速在北方各省數一數二,真的值得考慮。周邊省份的朋友,河南的老鄉們,鄭州盼你翩然一顧。

    還有杭州、西安、沈陽、南京……各個城市搶人的故事,未完待續。


收藏】 【打印】【關閉
免费两码中特